当前位置:龙港超翔搞笑江小猫的威客生涯
江小猫的威客生涯
2022-07-13

1

珠玑网悬赏大厅,最近挂起的一个项目,几乎吸引了所有威客的眼球:苏嘛喇姑何以退隐江湖?赏金20万元。

20万?苍天啊,大地啊,怎么这么丰厚啊?江小猫怪叫着,点开项目,雇主叫苍茫,是个新注册的家伙。内容如标题,没有什么解释也没多做要求。

王露露撂下电视里的芈月,跳过来一看眼都直了,“这可是珠玑网有史以来最高赏金!江小猫,你要不拿下这个项目,我就和你拜拜。”

江小猫咽口唾沫,指作兰花,“必须的。娘娘你就等着瞧好吧。”

王露露打了一下他脑袋,咯咯地笑起来,“死奴才,就知道大言不惭。”

江小猫是在校大学生,王露露也是。两人恋爱两年,恋着恋着,就租下了这间阁楼。两边家庭都不富余,每月上千元的租金,是他们不小的负担。为此,江小猫在一师哥指教下,到珠玑网注册成为一名威客,想赚点小钱养活爱情。

作为一个人才网站,珠玑网虽然没有淘宝、京东、亚马逊这些购物网站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购买力,其发展势头也不容小觑。市场需求在那里嘛,很多个人与企业喜欢到这里解决难题。发布项目并把承诺的雇佣金打给网站,每做成一单,网站提成10个百分点,剩下的付给中标威客。

也难怪二人看着20万赏金两眼放光——威客坛子水很深,里面藏龙卧虎。江小猫自谓文学院里的优等生,折腾大半年,才挣了不到2000块钱。在上海青菜都好几块钱一斤的当下,这简直不够塞牙缝嘛。怪只怪自己笨,不会平面设计,不敢接那些酬金高的LOGO设计、PPT模版设计、包装设计,只能做个孩子起名、产品命名、品牌故事、广告语等文案设计。

20万!拿下就成富翁了。江小猫兴奋得一夜没睡,嘴里一个劲地念叨,“苏嘛喇姑何以退隐江湖?苏嘛喇姑何以退隐江湖?”

“苏嘛喇姑是谁啊?难不成是苏茉儿——孝庄太后那个侍女,穿越来的?”王露露临睡前问。

“当然不是。苏嘛喇姑是珠玑网威客前辈,文案高手,做到皇冠十二级,几年获取上百万酬金。他是威客圈里的传奇,是我江小猫最为崇拜的人。”

“女人?”

“不确定。他很神秘,没人知道他是何方神圣。”

“那么厉害的大神,为什么不干了呢?跟钱有仇啊?”

“什么不会平面设计,挣不来大钱啊,”王露露忽然坐起,拧住江小猫耳朵,“别为自己的不努力找借口哦,学学苏嘛喇姑。”

“我要告你谋杀亲夫!”江小猫痛得嗷嗷直叫,“快放手,我要真拿下这项目,一单20万,比那个苏嘛喇姑还牛嘛。”

“好啊,这个月结束,银行卡侍候。”王露露松手,翻身躺下,又戳戳江小猫,“哎,等咱有钱了,咱就去西双版纳旅游吧?”

“好,去西双版纳旅游,暑假就去。”江小猫的舌头,开始信马由缰。

“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——这个项目悬赏期一个月,这才过去十天,参与的威客已达上万人。”江小猫说完,不见动静,扭头一看,王露露早就大梦周公了。

他给她掖好被角,把灯关掉又陷入沉思。

苏嘛喇姑何以退隐江湖?

钱挣够了,不想干了?身体有病,不胜其累?痛失亲人,不再恋战?或者他自己出了车祸,已经离开这个世界?

又摇头,不对。如果答案就在大路边,雇主哪用费这般心思费这么多银子来珠玑网求答案。珠玑网淡入淡出的威客多了去了,为什么要关注这个苏嘛喇姑,就因为他是威客明星?好像这项目本身就是一个悬案啊?只有一个解释行得通——网站为求人气,搞了这么一个噱头。

江小猫瞪着黑漆漆的天花板,烙烧饼一样辗转反侧大半夜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嘿,管它噱头不噱头,报酬可是真金白银哩。东方露出鱼肚白时,江小猫上眼皮与下眼皮开始打架,一会儿便沉沉睡去。

2

苏嘛喇姑何以退隐江湖?要想整明白,除非你找到苏嘛喇姑本人,或者他至亲至近的人,亲口问个明白。第二天,江小猫不再胡思乱想,着手一些实质性调研工作。

珠玑网实行实名注册制,也就是说只有网站内部知道苏嘛喇姑身在何方家居何处。可保护隐私,网站与威客是有契约的,正大光明是获取不来这些信息的,除非,除非私底下收买其工作人员。

注册时,由于身份证的传输问题,江小猫与其中一个叫春来的打过交道。翻了翻手机,居然还存着他的号码,谢天谢地。

第二天,江小猫约了春来在富春江酒楼见面。

打电话时,春来说自己在京城,有什么事请联系网站客服。江小猫说:“我也在京城啊。正好,我想请春主管吃个饭,感谢当初帮忙。”春来说,职责所在,用不着这么客气。江小猫急忙抛出一张牌,“一来感谢,二来想与春主管合作一单生意。”

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,有的是共同话题,再一举酒杯,俨然老朋友。借着酒劲,江小猫询问苏嘛喇姑,春来举举酒杯,“兄弟,你这可就叫哥哥我为难了,网站有纪律。”

“真要拿下,咱们五五分成。”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江小猫一急,表示愿意分享酬金,“那钱反正在你们网站手里,对吧?”

最后那句话的意思,是春来用不着怕他江小猫言而无信。

动一下手指头就是近10万块钱。春来沉默片刻,终是抵不住诱惑,说回头发你手机。

“好的,春哥。”

两人击掌盟誓。

3

春来如约发来信息。苏嘛喇姑,大名苏锦绣,鲁南人氏。后面是长长一串地址和电话。

苏锦绣的手机打不通,周六,江小猫不顾千里遥远,坐动车赶到山东拖蓝市,到了拖蓝市后,转乘中巴奔赴望江县。

在那个依山傍水的小县城下车时,已是华灯初上,江小猫走进了一家旅馆。

礼拜天,起个大早,喂饱肚子。他出门拦下一辆的士。人生地不熟,谁知道蓝湖小区在哪疙瘩,只有的哥门儿清。

小城很热闹也很繁华,超市毗肩林立,宝马、奔驰、奥迪,这些让人眼红耳热的名车,窜过去一辆又一辆,还有凯迪拉克。江小猫正看得起劲,车戛然停下,的哥说到蓝湖小区了。

小区不大,江小猫很快找到6栋301。

按响门铃,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,等着开门见大神苏嘛喇姑。

门吱呀一声开了,一位满头银发显得颇为贵气的老太太打量着他,“小伙子,你找谁呀?”

“您是苏老师吧?”

老太太点点头,“我是。”

“我叫江小猫,专门来看望您的。”

“那,那就先请进来吧。”老太太心存疑惑,却还是礼貌地把他让进门。

一进门,迎着的是一排博古架。上面摆着几个古物件,或者是仿古物件,江小猫对这没研究分不清,但是能感受到那份精心雅致。

“哎呀,苏老师,您叫我找的好苦呀。”江小猫把随身携带的一盒金银花茶,放在茶几旁。

“客气了。坐,请坐。”老太太说完,给江小猫倒了一杯茶。

“早就久仰苏老师大名,今日一见果然风采照人。”江小猫啜了一口茶,茉莉花香在嘴里氤氤,动听的话语,跑到舌尖上。当然是事先打过几遍腹稿的。

“小伙子,你从哪里来?”

“北京。”

“有事吗?”

“啊,苏老师,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我就直说了哈——您当年为什么退隐江湖?”

“到线了,就退了。”老太太一头雾水的样子。

“我是说您为什么退出珠玑网?”

“珠玑网?我平常也就跳跳广场舞,不上网。小伙子,你是记者吧?这么多问题。”

这回临着江小猫一头雾水,“您不是苏锦绣老师吗?”

“是呀,我是苏锦绣,教了大半辈子学,桃李满天下。”

“苏嘛喇姑是您吧?”

老人笑了,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来找我孙女苏茉儿的?那年她身份证丢了,拿我身份证在网上乱注册。不过那孩子有才,在网上挣了很多钱回来。”

“她还真和苏嘛喇姑重名啊!那她为什么又不干了呢?”

老太太摇摇头,“这谁知道?你们这么大的孩子,都腰里塞个转轴,哪有定性。”

“那,我能见见她吗?”

“她出国留学了,你跟她视频吧。”

“茉茉啊,咱家来了位记者找你!”越洋电话接通,点开视频后,老太太笑着说,“对了,记者,你是哪家报社的?”

“奶奶,我不是报社的。这样吧,让我跟苏嘛喇姑聊聊吧。”

屏幕上出现一个清纯可人的女生,二十大几的样子。好年轻啊!江小猫吃了一惊,同时也肃然起敬,他双脚一并,打了个敬礼说,“大神,久仰了,我是珠玑网威客江小猫。”

“原来是小师弟。”苏茉儿咯咯地笑,“你好。”

“我就想知道一个问题,您在珠玑网声名鹊起、日进斗金,为什么不干了呢?”

苏茉儿不笑了,沉思了一会儿,抬起头来说,“是没法再干了。拿那份钱,我于心不忍,也于心不安。”

“我们凭自己的劳动换取报酬,为什么会不忍?又为什么会不安?”

“这个说来话长。”苏茉儿说,“你得准备些耐心。”

江小猫急忙说:“我洗耳恭听。”

随着苏茉儿娓娓的讲述,江小猫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4

“你说啊,快说啊,苏嘛喇姑为什么退隐江湖?”江小猫回京,刚进家,还没放下包,王露露就扑了过来。电话里她就想知道,江小猫说等我回吧。

江小猫放下包,在王露露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老婆,你得容我喘口气,再细说端详。”

江小猫把自己扔到沙发上,王露露为他倒了一杯凉白开。江小猫抱起杯子“咕嘟”喝下一大口,开始讲苏沫儿的故事:

苏沫儿刚上大一,就到珠玑网注册成为一名威客,没想到一鸣惊人,上来就拿下一个大单。那是四川沐月仙酒业的一个30秒钟的广告创意脚本,佣金一万元。苏沫儿由于家传渊源,国学基础深厚,而且画得一手好山水画、写得一手好诗、弹得一手好古筝,由此,她的文案意境高远、眼界开阔,所做的广告语、产品命名接二连三中标,不出两年成为珠玑网声名显赫的威客大神,很多企业发布项目后,直接到珠玑网威客家园留言,指名要她干活。

大学四年,苏沫儿在学好课业的同时,在威客网干得风生水起。

“怎么就不干了呢?多可惜呀。”王露露不无遗憾地说。

是这样。毕业后,他男友用他挣的第一个月工资,给她买了一支口红。图雅?苏沫儿拿着那支包装精美的口红,激动起来。天哪,这不是我苏嘛喇姑的杰作吗?产品命名、产品简介、作用原理、产品功效,推销方案,哪一个不是自个儿闭门造车造出来的;品牌来历、品牌释义、品牌寓义、广告语,广告创意脚本,哪一个不是自个儿下笔如有神给杜撰出来的。现在这个宝贝活色生香到了自己手里,而且还是最亲爱的人送的,苏沫儿一下子幸福得找不着北。

“花了多少银子啊?”

“一千元人民币。”男友说。

“天价啊!”苏沫儿惊叫起来。

“只要能搏我心爱的姑娘开心一笑,这算啥?”男友说。

第二天,苏沫儿笑不出来了。那支口红劣质到超乎想象。当然,她没有告诉男友,而是偷偷买了另一个牌子的同色系口红,抹得花枝招展,跑男友跟前秀靓丽,“亲,我漂亮吗?”

没过两天,姐姐从网上买来时装。欧罗雅?也是出自本姑娘之手哦。这个服装品牌到珠玑网发布项目后,在威客家园给苏嘛喇姑留言,说大神,就仰仗你了。让男人的心不再流浪——欧罗雅,她设计的这条广告语深得厂家喜爱,其后服装大卖,证明苏茉儿切入点选得很好。欧罗雅女装的电视广告,是根据她编写的品牌故事制作的,那个故事很温馨:

他们在未名湖畔牵手,然后结婚创业。那时,他常搂着她的香肩,亲,你是我的玫瑰我的花!

经过打拼,他们的企业如日中天,爱情的结晶也不约而至。她宅成“孩奴”每天不是忘了梳头就是忘记洗脸,渐成传说中的黄脸婆。

而他,在众多的衣香鬓影中,渐渐忘了回家的路。

十年后,朋友邀他去参加一个服装公司的新品上市新闻发布会,他如约而至。当看到台上着装优雅、仪态万方的她时,他惊呆了。那份知性、那份贵气,让他忘情。

他激动地奔到台上,眼含热泪说:亲,你是我永远的玫瑰!

她莞尔一笑,一把拉住他,深情地说,昨晚有仙人托梦,说穿上“欧罗雅”,让男人的心不再流浪!说着优雅地旋转了一圈,裙裾飘成一幅美丽的画。

欧罗雅!会场掌声雷动。

半个月后,姐姐把那件花了6200块钱买的欧罗雅双面羊绒大衣,甩到她脸上,我的好妹妹,瞧你帮着缔造的好服装,叫我说你就是助纣为虐!

她抱着那件脱线开茬的衣服,哭也不是笑也不是——别说6200块,就是1000块,我也不会买。

此后,她所做的白莲系列产品、草原小食品系列及各种生活用品,开始陆续登陆苏家。可每一次都让人郁闷,质地粗劣或制造粗劣的产品,在她高大上的广告包装下,全都身价倍增。可带给消费者的是什么?除了欺骗还是欺骗。

那段时间,受着良心谴责的苏茉儿,特别郁闷,郁闷到壮士断腕,与珠玑网割袍断义。

“这么说来,她从此金盆洗手了?”王露露感慨地说。

江小猫点点头,“不只是洗手啊,她还想告诫我等在职威客。”

“所以,她离开几年后,又卷土重来,化身苍茫,发布了那个项目,重金吸引威客们的眼球,其实是为了现身说法。真是用心良苦啊!”王露露抢着说。

江小猫郑重地点点头,同时在心里做出一个重要决定。

5

两周后,江小猫如愿中标,一下子成了珠玑网红人,项目约单雪花一样飞来,他没有盲目回复。同时,网站抽取两万块钱提成后,很快将剩下的十八万打到江小猫建行卡上。江小猫也没有食言,立马要了卡号打给春来一半。

校园里,王露露拉住江小猫,“你不会也想学苏嘛喇姑金盆洗手吧?”

江小猫摇摇头,“当然不会。我想给珠玑网提一条建议,要网站组织人马,考察项目方(雇主)的信誉度与美誉度,达标方可准许他们发布项目,一旦合作成功,还要跟踪监督其产品质量。”

王露露拍手,“这个建议好啊!我觉得你还应该添加一条——网站不只要事先收取项目方的项目佣金,还要收取大额保证金。就是要效仿天猫、京东那些购物网站,管理麾下旗舰店、专营店的模式。”

“咦,我怎么没想到呢?这是最好的约束机制啊。你这天天看宫斗剧的小脑子,居然比我灵光啊。”江小猫高兴地刮了一下王露露的鼻子。

王露露却皱起了眉头,“网站机制建全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现在那么多人请你做项目,你要不接,多可惜啊!”

“这个,我想好了——在网站机制建全前,我接项目要事先跟雇主签定法律协议书,要他们承诺既有产品或待生产品质量优良。否则,我有权起诉他们弄虚作假。”江小猫说着,变戏法一样掏出两张票,“看,这是什么?”

“飞机票?西双版纳!”王露露尖叫起来,随之一个甜甜的吻,飞上江小猫的眉梢,“这不是做梦吧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江小猫一下子将恋人抱起,旋了个圈,豪情万丈地说,“亲爱的,我们不光要去西双版纳,还要去九寨沟、布达拉宫、黄果树、珠穆琅玛……”

“好哇,好哇。”

王露露银铃似的笑声,穿过暮春三月花团锦簇的校园,飘出好远好远。

(责编/方红艳 插图/陆小弟)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

龙港超翔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